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武林秀女
武林秀女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355aa   武林秀女[全][作者不详]   第一篇华山小子   华山,几个师兄弟正在议论,“哇,刚才那个慕容夫人真的美极了!”   “对,好象比我们师娘还要漂亮。”   “那当然,人家是武林美女榜第八名呢,我们师娘才十一名!”   “师兄,什么武林美女榜呀!”   那个年龄大一点的干咳了一声说:“‘武林美女榜’是一个武林奇人天机医仙秦无双每十五年评的武林十五个美女,已评出两届,今年将要评出第三届。”   “天机医仙秦无双是谁?两届的第一是谁?”   “没有人知道秦无双是男是女,他的武功深不可测,行踪不定。两届花魁都是空缺,没有人知道原因。有一种说法是秦无双是个绝色美女,因为她服用了千年雪莲就永远年轻,她想比一下有没有人比她更美就评了这个榜,说是两届花魁都是空缺,其实她认为她就是头名。”   “师兄,美女榜上的美女你全知道吗?”   “当然!”   “那说来听听嘛!”   “三十年前的第一届我不太清楚,只知道几个现在还在武林的前辈。   第二名是香媚妖姬丁妃萍,她练的是姹女功,靠吸收男人的精血保持青春,所以第二届她还是第二名,也不知道有多少壮男成了她的花下鬼,不过十三年前她突然消失了。   第三名是雪山水母,但她生性淫荡,所以男人要躲她远远的。   第四名是东方家的老夫人陈淑云。   第五名是德高望重的武林双圣母中的南海圣母。   第六名是另外一圣母天山圣母,不过她性情火暴,坏人最是怕她。   第七是南宫家的老夫人唐梦晴。   第九是丁妃萍的师妹陈蓉,她是现在的姹女教主。   第一届现在就这么多了。   第二届第三名武林盟主谷幽兰听说她是紫府的传人。   第四是我们的掌门玉清师叔,她可是我们华山有史以来武功最杰出的,在武林也是数一数二的,因为我们华山祖辈的遗训,说武林将有一空前的浩劫,所以才让我们师父做代掌门,她自己闭关练功应付将来的浩劫。   第五是陈淑云的二儿媳慕容艳。   第六是辣手嫦娥黄宛君。   第七是陈淑云大儿媳南宫湘仪,也就是我们看见的慕容夫人的妹妹。   第八就是慕容夫人南宫湘云。   第九是唐梦晴的二儿媳孙秀英。   第十是陈淑云的女儿东方霞。   第十一才是我们师娘。   第十二是玉面书生的夫人张盈。   第十三是唐梦晴的大儿媳林敏。   第十四是唐门的夫人林凤。   第十五是铁手昆仑的夫人冯欣茹。”   “真厉害,师兄!”突然有一女弟子说。   “师娘和慕容夫人都三十二岁了,还象二十几岁一样,真叫人羡慕!不知道这届美女榜会不会有我?”   “我想燕师姐一定会入选!小师妹,你就别做梦了。”   “提到燕师姐,听说慕容夫妇这次来华山是为慕容师兄和燕师姐定亲的。”   小师妹说。   “那才叫郎才女貌,慕容师兄那么潇洒,不象阿钰长得不怎么样又笨,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哈哈!”师兄弟们异口同声的笑了起来。   只有那个十五六岁叫阿钰的恼了,“慕容师兄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家世好不象我是个孤儿。我阿钰将来一定会娶到今年美女榜上美女的!”说着转头就走,身后响起不屑的笑声。   夜幕下阿钰轻车熟路窜至师父的房间外,里边还未熄灯,经验告诉他今天又有好戏看了,便在窗户上捅了一个小眼,朝里望去。   只见师娘陆月珍玉体赤条条地躺在床上,成熟的胴体较诸云英未嫁的少女,具备一种冶艳肉欲的诱惑,看得阿钰的口水快流下来了。这时师父周言公跪在师娘两腿之间,将陆月珍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扛在肩上,肉棒迅猛地在陆月珍的桃花源中不停地抽插。   只见一向端庄的陆月珍在丈夫周言公粗大的肉棒抽之下,现出迷离恍惚的媚态,“啊……啊……师兄……啊……好……舒服……”销魂的呻吟使周言公更加猛烈地抽插起来。忽然,周言公无力地趴在老婆的身体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乳房。   陆月珍轻搂着丈夫,调匀了呼吸之后道:“师兄,你真要将艳儿嫁给慕容德吗?”   正要离开的阿钰停下了脚步将耳朵贴在窗上想听师傅是怎样回答的,只听见周言公说:“是呀,慕容夫妇都已来了,难道我们还要反悔不成!”   陆月珍担心的说:“这些年,慕容家族野心一向很大,我怕这是一场阴谋,害了燕儿!”   “不会吧?这也是他们儿子的终身大事,他们不会当儿戏的,再说,我们和慕容家联姻必将壮大我们华山的声威,就这样决定了!”   “但愿如此。马上天就要冷了,我有机会就下山买些布料回来,做些衣服过冬。我想也给阿钰做一两身,这孩子没娘,怪可怜的。”   听到这里,阿钰的鼻子一酸,他想:“世上只有师娘疼我。我去慕容夫妇那里看看,如果被我发现他们有什么阴谋,到那时燕师妹还是我的。”想到这里,他慢慢的离开师父房间。   慕容夫妇被安排在华山后山一个很清静的房间,阿钰来时发现里面有灯光,透过窗子的一丝缝隙朝里望去,发现慕容夫妇好象有什么争执。   只听见南宫湘云,“老爷,你就别去了!”   慕容白大怒道:“妇道人家懂什么,玉清真人的武功已经是出神入化,现在还在闭关练功,一定是得了什么秘籍,如果能让我得到秘籍我们家就可称霸武林了!”   “老爷,你要为我们儿子想一想,万一你被人发现,我们儿子该怎么办?”   “没空和你罗嗦,你就安静的躺一会吧!”慕容白说着竟将南宫湘云点了穴道放在床上,自己换了夜行衣出去了。   阿钰原想通知师父,可当他看见躺在床上的南宫湘云时,欲望战胜了理智。   阿钰从窗子跳进房间,来到床前凝视着仰卧榻上的南宫湘云,实在太美了。原来南宫湘云虽已是人母,但实际上也不过只有三十二岁,正是女人风情最盛之时,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但见南宫湘云秀美的脸庞完美无瑕;一身月牙白的衣裳将身体裹得凹凸有致。   南宫湘云看见一少年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惊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只见阿钰爬上床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嘴中不停地说:“好美……真的好美……”   她已看出阿钰的企图,惊道:“你想要干什么?不要!”   这时阿钰哪能听进她的哀求,双手已隔着衣裳抚摸双峰,由于练武的缘故,南宫湘云的双峰是依然挺拔,触手之处弹性十足。   南宫湘云羞愤交加,怒斥道:“住手!不要碰我!”欲待挣扎,但苦于穴道被制无法动弹。   阿钰已被欲火冲昏头脑,恶狠狠地对南宫湘云说:“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理你,对于你丈夫来说武功秘诀比你重要多了,哈哈……也只有我来安慰空虚的你了……”   说着颤抖着双手解开南宫湘云的胸前绳结,将月牙白的绸缎衣衫脱去,一具完美的玉体就出现在阿钰的面前。丰满坚挺的玉峰,平坦的腹部,修长均匀的美腿之间那微微鼓起的肉丘,上面芳草凄凄……特别左峰上一颗红艳艳的痣格外显眼。   南宫湘云绝望了,她默认了阿钰的观点,觉得自己象是被所有人抛弃,正在向无底的深渊下陷,现在好象只有阿钰这个陌生的少年让她感到自己还存在,她不再挣扎,双目紧闭,任凭他摆布了。   阿钰见她不再反抗,知道说中了她的心思。心中暗喜:“你儿子抢了我的燕师妹,我就让你服帖的做我的女人。”   他不再着急,嘴轻轻的吻南宫湘云的额头,长长的眼睫毛,鼻尖,最后吻在南宫湘云娇艳的芳唇上,可南宫湘云紧咬银齿,不让阿钰的舌头进入口中。   阿钰的嘴唇慢慢地离开她的芳唇,亲在了她的耳垂上,然后在她耳边柔柔的说:“我真替你可惜,这么好的条件,丈夫居然不爱惜。不过没关系,你有了我这个好哥哥,我会让你快活的欲仙欲死的。好妹妹,人最重要的就是要快乐,别亏待了自己!”   听到这些话南宫湘云忽然将眼睛睁开了,看看这个十五六岁和自己儿子一样年纪的小男孩。阿钰朝她微笑,笑的很亲切。这笑容让她想起多年来一直在她梦中出现的那个影子,她不知道影子是谁,只知道影子也是这样对她笑的。南宫湘云又闭上了眼睛,她现在心中很复杂,她在竭力的压制心中不觉产生的想和这个男孩作爱的冲动。   阿钰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抚摩起来,嘴唇压在了南宫湘云的玉峰上亲吻舔吸,一种快感快速的扩散到南宫湘云的全身,她不觉的轻轻的哼了起来。阿钰知道她有了感觉,他的手摸到了南宫湘云的芳草凄凄的肉丘上,中指插进了已经很润滑的桃花源中,抽插起来。   南宫湘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发出了如泣如诉的娇吟声,阿钰见她媚态娇艳,说:“对,就这样放松自己享受快乐!”   忽然,南宫湘云说:“好哥哥,快点!他快回来了,妹妹想要!”   阿钰一听迅速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猛力压在了南宫湘云的胴体上,将南宫湘云双腿分开,一手扶着肉棒对准南宫湘云的小穴用力一捣,南宫湘云她感觉下体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三十岁是一个女人最成熟的年龄,她在阿钰的抽插下口中不由自主的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啊……就这样用力……好哥哥……妹妹舒服死了……啊……”   南宫湘云销魂的娇啼声使阿钰越发勇猛,加大力度抽插,每一次抽插都撞击到南宫湘云的花心。   夜空中女人销魂的娇啼声再加上肉体的撞击声响彻云霄……   半个时辰后,南宫湘云的穴道自动解开了,她尽力释放自己,将双腿缠住阿钰的腰,双手抱在阿钰的脖子上,玉臀主动迎合阿钰的肉棒,香唇印在阿钰的嘴唇上,两根舌头纠缠在一起。他们吻着,抚摸着,抽插着,象一对久别重逢的夫妻,浑然忘我……   翻云覆雨后,南宫湘云依在阿钰的怀里,他们俩相视一会,又是一阵拥吻。   南宫湘云这才说:“谢谢你给了我短暂的快乐,其实慕容白娶我只是他和我母亲为称霸武林的联姻。这些年,我一直在压抑中度过,有时我很恨我的母亲,是她断送了我们姐妹的幸福。慕容白快回来了,你走吧!”   说着从身上取出一丝巾送给阿钰,阿钰见上面绣着“湘云”。   此时,华山另一个角落的一间房间里,有一对金童玉女也刚刚雨停云歇,那清秀的女孩躺在英俊男孩怀里,诱人的玉峰随着呼吸急促的上下波动。   “德,我没想到你今天象换了个人似的,这么厉害,我都舒服死了!”   他们正是慕容德和周晓燕。   慕容德笑着说道:“我是天上神仙,今天下凡变化成慕容德的样子给你快乐的!”   周晓燕一听脸一寒,“你怎么能开这种玩笑?我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   慕容德搂住要哭的周晓燕说:“燕,明天一定亲,你就真正是我的女人了。   我会不惜一切让你幸福给你快乐。刚才那个玩笑就是说出了我的心声,只要你爱我,我不会干预你的自由……”   周晓燕急忙打断他的话:“是我的性欲太强了,天天来缠着你,才让你有这种想法,我以后会克制我自己的。我只会爱你一个人!”   其实慕容德的话让周晓燕很感动,她能体会到慕容德有多爱自己。可现在的慕容德却不依不饶,“燕,今晚我们就说点刺激的话吧,我想这样会增强我们的性欲!就一次好吗?”   周晓燕不忍心打击他的兴致,很为难的点点头,“就一次,下不为例!德,你想说什么?”   慕容德半真半假的问:“如果我真的找人替代我来让你快乐,你想要什么样的?”   周晓燕一听脸立马红了,半晌才说:“要和你一模一样的,别人我会觉得恶心!”   慕容德想了一会,说道:“要象我的,就只有我爹了,人家都说我们爷俩很象!”   周晓燕脸更红了,“你说什么呀?他是我未来的公公呀!”   慕容德淫笑道:“你不知道我爹可厉害了,有一次搞得三个女子丢盔卸甲,自己依然金枪不倒!”   周晓燕再也听不下去了,“你就一个人在这瞎说八道吧,我不陪你了!”说着迅速穿起衣服跑开了。   周晓燕走后,又一个慕容德走了进屋说:“爹,怎么样?”   床上的慕容德一抹脸,恢复了他的原来模样,竟然是慕容白。只见他笑着对慕容德说:“儿呀,你没说错,这女子的确很有味道!我刚才故意挑逗她就是为了将来她到我们家后,再和她亲热亲热。对了,我叫你去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慕容德说:“玉清没有得到什么秘籍,不过我打探到半年后武林盟主谷幽兰要秘密来华山,孩儿已经想好计策将谷幽兰和玉清一并除去。到那时以爹的威望就是武林盟主当然的人选了!”房间里只有这对父子的笑声……   第二天,阿钰没敢将慕容白偷秘籍的事暴露出来,因为他怕自己的坏事也暴露了。   慕容夫妇好象什么都发生一样,为儿子定了亲,就离开了华山。   几天后,师娘陆月珍进城买东西,她带阿钰去搬东西。回山的路上,阿钰对陆月珍说:“师娘,你在这休息一会,我去那边山泉弄点水来给你喝!”   陆月珍也渴了,就点点头,“你去吧!”   当阿钰回来时师娘不见了,他正要找时,忽然听见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师娘拼命叫喊的声音:“你这淫徒,杀了我吧!”   一个男人奸笑说:“嘿嘿,没这么容易,我风十狼的迷香,五个时辰里让你全身没一点力气。我可以慢慢享受华山女侠的滋味!”   风十狼得意洋洋的脱着衣服,他万万没想到一柄锋利的长剑突然穿透了他的身体,那是阿钰的剑。   阿钰丢下风十狼的尸体,对陆月珍说:“师娘你没事吧?”   “没事,幸好你来得及时,快在他怀里找找看有没有解药!”   阿钰果然在风十狼怀里找到了写着迷香解药的瓶子,正当他要拿给师娘时,他突然发现风十狼怀里还有一瓶药,上面写着“春药”,阿钰心中一颤,呆了半天,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孩子,有吗?”陆月珍焦急的问道。   “有,不过……有两瓶,不知道哪瓶是。”阿钰边说边撕去了瓶上的标签。   “那全给我,万一风十狼有同伙,那就惨了。”陆月珍根本就没防着阿钰,她迅速吃下两颗药丸。   迷香解了,但春药也开始生效了,一会儿陆月珍发觉身体异样,感到有点轻晕还有点躁热,她的俏脸已经绯红,玉体已经微微发烫了,双手用力撕开衣衫,露出丰满且玲珑有致的身体,浑身充满了成熟女性的妩媚。她向阿钰冲来,疯狂地抱住了他,顿时把阿钰剥了个精光!   阿钰故意向陆月珍叫喊:“师娘呀……我是你的徒弟呀!你……你这是干什么……”   陆月珍体内的欲火燃烧起来已经无法控制住了,男人……强壮有力的男人是陆月珍现在最需要的!陆月珍将阿钰压在地上,香唇贪婪吮吸着阿钰的每一处。   嘴里还说着:“好孩子,师娘平时象亲生孩子一样疼爱你,你现在可怜可怜师娘吧!我现在好需要男人!”   其实阿钰的双手已经在陆月珍的胴体上游动了,可他嘴里依然说:“我们这样对不起师傅呀!”   此时陆月珍的嘴已经移到了阿钰的胯下,将大肉棒含在在口中上下舔吸着,听到阿钰的话抬起头来愣了愣,可春药的药力迅速又将她的一点点理智淹没了。   她淫荡的对阿钰说:“不要管他,现在你是我的男人,你不喜欢我吗?”说着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阿钰一把搂紧陆月珍说:“你一直是我的女神,由于你的高不可攀,我才喜欢燕师妹的!”   陆月珍此时已经不知道廉耻了,她浪笑着问:“我和我女儿谁好?”   阿钰淫笑道:“你比她好万倍,如果你是我师妹,我永远不会放弃,我会和慕容德竞争到底的!”   陆月珍一听饥渴地向阿钰娇叫道:“阿钰……好孩子!我以后就是你的好妹妹!妹妹的那里痒的好难受啊!好哥哥快救救妹妹吧……”说着玉臀一抬,对准阿钰那坚硬如铁的大肉棒用力坐了上去,“啊…好大呀……妹妹舒服死了……”   阿钰双手扶住陆月珍的纤腰,奋力的抬动着臀部使肉棒尽可能的深入。   陆月珍的玉臀也配合阿钰的动作快速的上下运动起来,她的秀发散开了,随着风飞舞着。双手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玉峰,像是怕它们掉下来一样。看得阿钰心潮澎湃,他双手拨开陆月珍的手,霸占了双峰,揉捏起来。   “好妹妹,你感觉怎么样?”   “爽死了!好哥哥你真棒!啊……”销魂的呻吟声不断从陆月珍的嘴中溜出来。   阿钰想引导陆月珍成为自己以后的情人,就说:“你如果愿意,就做我秘密情人吧,我会让你快乐的!别人也永远不会知道!”   这时的陆月珍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好哥哥你这么棒……啊啊……对用力……我要做你的女人,就算你有别的女人我也会将你抢过来,啊……轻点,妹妹受不了……”   阿钰知道这是淫话不能当真,也就打趣道:“如果,燕师妹是我女人呢,你就不怕她伤心吗?”   “那就让她做你的大老婆,我做小老婆,一起服侍你……啊……”   阿钰重重的挺了几下肉棒说:“那,你可要叫她姐姐啦!”   他们尽情的放纵着自己的欲望,毕竟现在天地间只有他们二人……   第二天大家相见,两个人都装模做样,彷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师娘悉心帮着师父指导着弟子们练剑,对每个人都关怀备至,唯独对阿钰不闻不问,连眼珠都不转过来,一旦目光和阿钰相对,神情便一阵慌乱。   阿钰有种成功的喜悦,想起事后自己装作无辜的样子,师娘那痛苦欲绝的自责,又满面泪水苦苦哀求自己保守秘密时的情景,就一种莫名的冲动,想再搞一下师娘。   有一日,陆月珍看见阿钰鬼鬼祟祟的朝后山跑,就跟踪着他来到一废庙,只见阿钰走了进去,跪在菩萨的跟前,大声的说:“菩萨,这几天我非常矛盾,一方面每天面对师父使我的良心饱受煎熬,我真想将真相禀告师父,接受任何的处罚,这样会使我安心。”   说到这里,他偷偷瞄了一眼庙外的陆月珍,原来他是故意将陆月珍引来听他这番话的,他看见陆月珍惶恐的表情,接着说:“但我知道这样师娘是最大的伤害,她将失去一切,名节,师父,女儿……所以我想离开华山一段时间,可我总感到我的第一次有一种被强暴的感觉,虽然她是我的师娘,我还是想堂堂正正得到一次我的第一个女人,不想尴尬一生。”   阿钰有点佩服自己说谎的本领,他拿出一枚铜钱,“菩萨,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我抛一下,如果正面朝上,我就向师父坦白,做一个心安的人,如果反面朝上,我就冒死哀求师娘同意真正做我一次女人。我将无憾的离开华山。”   说着将铜钱抛在面前,陆月珍心里特别紧张,她不知道希望是正是反,她知道这枚铜钱会改变她的一生,她想看结果,可被阿钰挡着看不见。只听见阿钰,“正面!好,我去向师父坦白!”   阿钰说着,收起明明是反面的铜钱。起身假装要离开小庙,陆月珍一听绝望了,无力的堵住了庙门,她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阿钰将事情公开。   阿钰好象刚看见陆月珍,“师娘?你怎么在这?”   “你还知道我是你师娘?你……”陆月珍真不知道说什么。   阿钰突然跪在陆月珍面前,“师娘,你杀了我吧,这样我会好受点,我都快疯了。”   见此情景,陆月珍上前搂住阿钰的头,哭着说:“都怪师娘我不好,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你不想有个娘吗?我做你的干娘,好吗?”   阿钰知道陆月珍想堵他的嘴,“师娘,在几天以前你这么说我会高兴死了,可现在我思想中已经将你看成我的女人……我现在才发现你太完美了。”说着双手搂住了陆月珍的腰。   陆月珍含泪沉思半天,她知道阿钰现在想要什么,她也知道不给他的后果,她在艰苦的做着抉择。最终她屈服了……   “好,今天我是你的,你明天一定要离开华山!”说着走到神案桌前,脱光衣裳身体伏在桌上,双腿一分说:“你来吧!”   陆月珍现在感觉自己就象个妓女,用身体交换着什么!   阿钰却迟疑了,他拣起地上的衣服披在陆月珍身上,说:“师娘,允许我最后叫你一声师娘!你的完美使我有了畜生的想法,但我不是畜生!尽管上次那事后,我对你的迷恋已经不可自拔,可你依然是我最敬爱的师娘。我永远不想也不会伤害你!我走了,我将离开华山这个给了我一生中最大快乐同时也给了我最大痛苦的地方。我很感谢老天爷,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老天爷给我安排的第一个女人会是你。我不会向别人提起那事,因为那事是我最美好的记忆,我舍不得与人分享!别了师娘。”说着转头就要走。   “钰儿!对不起!那事不怪你,可我的自私却让你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责任!   来吧,在你走之前我真的想补偿一下你。这样我会心安一点!”陆月珍真诚的说道。   其实,阿钰一直期待她这么说。他来到陆月珍的后面,抱住陆月珍说:“我们谁都没错,是老天爷安排我们这场孽缘。我们都是人,只有服从它的安排!”   这句话或许也让陆月珍对自己的行为有了一个牵强的辩解,她点点头。   阿钰不再迟疑,双手抓住陆月珍纤腰,肉棒对准玉门关用力一挺,从后面插入陆月珍的桃花源里。   陆月珍一声娇吟:“嗯,”阿钰大力抽插起来,阿钰猛烈的冲击,使陆月珍不禁呻吟出来!她配合着阿钰疯狂扭动着玉臀,玉峰前后摇摆。   陆月珍牙齿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浪叫,只是不停的“嗯”着……   时间为他们两个凝固了……   阿钰竭力征服着这个他无法征服的女人……——   第二篇千古艳福   寒风凛冽,白雪飞舞,终年积雪的长白山,正漫空飘着鹅毛大雪。远处,山岭起伏,重峰连绵,白雪皑皑,无涯无际,茫茫一片银装,仅几座高耸入云的绝峰上,尚能看到参天古木,巨大松林,所显示的斑斑黑点。   长白山的绝岭——遇仙峰,矗立在苍山雪岭,万峰拱围之中,气势雄伟,高接雪天。雪峰上,狂风怒吼,雪花旋飞,带起尖锐刺耳的厉啸。整个峰顶,笼罩在狂飞急旋的雪雾中,天色灰暗阴沉,数丈以外,人影难辨。无数参天古木稀疏散立在峰上,宛如无数冲霄冰柱,插入云端,蔚为奇观。峰南边崖,绝壁千寻,突岩丛生,崎险至极。   在一座宽有数丈,斜斜突出绝壁的飞岩上,卓然立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他就是阿钰,那次师娘满足了他后,第二天阿钰果然向师傅请求下山寻找亲人。   师傅也就批准他下山。下山前师娘陆月珍称病没有来送他,只是叫人捎来了她为阿钰赶做的两件棉衣。   阿钰刚下山发现腹中饥饿,预备猎捕鹿兔之类充饥,翻山越岭,不一会已到华山腹地,阿钰正立在一块大岩石上放眼搜索,忽然白影一闪,一只雪白的兔子在草丛中直向西南方窜去,他连忙身形一纵随后跟踪便追。   追了一阵,眼看即将追上,那白兔突然腾身一纵跃下一座悬崖,阿钰赶到崖边看,那白兔下落地点距离这崖顶大约有几丈左右,心忖凭自己现在的轻功,尚可上下,于是也就一提气纵身跃下,那白兔见人跃下,惊得向崖壁间一窜,便已失去了踪迹。   阿钰向那白兔窜去的崖壁一望,原来崖壁上有一个小洞,想那白兔已躲进洞内,再仔细一看,原来这洞并不是一个小洞,乃是一个约有一人高大的大洞,只是已被人用大石块封死,加上四周长满了青苔,要不是仔细的看,绝看不出来。   一时好奇心大起,用手试一推那大石,纹丝不动,遂猛提一口真气,双手猛然往石上一推,石块已摇晃欲倒,阿钰一见心中不禁大喜,连忙重又调匀真力,力贯双臂,双掌猛又向石上推去,只听得轰然一声大震,石屑飞溅,石块已应手而倒,立时现出一座高大的洞穴。   阿钰略一停顿,便毫不考虑地腾身向洞内纵去,约摸走了有十来丈远近,眼前便豁然开朗,现出一块十丈大小的空地,植满了奇花异草,芬芳扑鼻,其中还夹杂着一股特异的清香,阵阵沁人肺腑,令人神清气爽。   阿钰他便循着这清香来处,向花丛中寻去,只见紧靠着石壁荫处,长着一株叶色碧绿的植物,九片叶子,顶端结有一颗色泽鲜红的果子,好看之极,这清香便从这果子身上发出,这株叶色碧绿的植物旁立有一石碑,阿钰清尽石碑上的青苔,只见上面刻着一段字,大意是:   “这植物叫九叶仙果,是上古奇珍,吸收天地之精华,需九千年才能长成。   未熟时奇毒无比,成熟后鲜红的果子男人食用后,有百毒不侵延年益寿之功效,并能使男人的肉棒大而坚挺百战不泻。   而叶子更为神奇,只能给与食用仙果的男人性交时的处女服下,不然必将血脉爆裂而亡,它能起死回生,返老还童,使服用者永远是妙龄少女,并能打通会武者的玄关二脉增长百年功力,缺点是对于其他男人犹如石女不能性交,且对服用仙果者爱的死心塌地,言听计从。   石碑留言的是二百年前的一位武林奇女子碧波仙子水妍真,她和其他四个人合称五行奇人,她统帅武林正道抵御另四位想称霸武林的五行奇人。三十岁那年她得知其他四人凑巧服用了千年龙蜒草,将沉睡二百年,增长百年功力,必定掀起二百年后武林腥风血雨,水妍真便也寻访千年龙蜒草。   无意中找到这九叶仙果,但还差二百年才成熟。水妍真寻思这正是天意,师门有一旷世绝学天蚕神功,练者在睡眠中增长功力,不过需要九叶仙果之类的神物才能救醒,所以留字有缘人愿献出贞操,以解二百年后武林的危难。”   底下还有水妍真藏身的长白山天香水府的地图。   阿钰看后觉得很是神奇,他心想,自己正好没事,如果真能挽救一场武林浩劫,那天下的美女一定会对他另眼相看的。边想边走近九叶仙果摘下果子纳入口中,芬芳甘美异常,且一入口中便立即随津化去,更觉得浑身舒畅之极,而下身的肉棒穿来阵阵的膨胀感,阿钰脱下裤子一看肉棒竟比以前大了一倍,他心里好是喜欢。阿钰带着九片叶子,日夜兼程赶到了长白山。   “就是这了!”阿钰按地图所指的地方开启开关,只见石壁上出现了一个山洞,阿钰毫不考虑地腾身向洞内纵去,阿钰立刻感到了温暖,只见山洞里有一池温泉。温泉热气蒸腾,水雾朦胧。温泉旁有一石床,一个裸体女子正一动不动地端躺在石床上。   阿钰走过去一看,只见那女子就象睡着一般,秀发披散在床上,肌肤宛如白玉,身材曲线尽显玲珑浮凸,双峰饱满圆润坚挺,柳腰纤细、玉臀丰满、玉腿修长构成诱人的曲线,小腹平滑,下腹处芳草茂盛,浑身上下处竟无一点瑕疵。   阿钰知道这就是碧波仙子水妍真,阿钰来到水妍真身边,仔细打量水妍真,他醉了,这秀丽绝伦的面容,圣洁秀丽,孤傲清幽,有若仙女下凡,端的美到了极点!饶是用尽世上所有的词句,也不能形容水妍真那绝世的风华!那是一种惊人的美,超凡脱俗的美!世上的美人虽多,若在她面前一比,就象山鸡比凤凰。   阿钰用颤抖的手抚摩着水妍真的娇靥,心跳声掩盖了所有的声音,水妍真特有的体香使阿钰陶醉。   阿钰迫不及待地将九叶仙芝的一片叶子纳入水妍真的嘴中,只见叶子立刻化了没影。   这时阿钰用手抚摸她全身如丝绸一般的娇躯,而嘴亲吻着水妍真的耳垂,接着是下腭、脖子,最后停在挺拔傲人的玉峰上。那种柔软的感觉使阿钰亢奋,他迅速的除去身上的衣服。   阿钰下体巨大的肉棒早已坚硬如铁,他将水妍真那双玉腿分开,双手托起水妍真的柳腰,对准了水妍真的桃花源一挺腰将肉棒插入半截,戳破了水妍真的处女膜。只见有血从水妍真的大腿间流下,阿钰体会到了占有的兴奋和快感。他慢慢的插了几十下感觉到水妍真的桃花源里通畅了才开始疾速抽插起来!他象匹野马一样在水妍真的胴体上尽情地驰骋!   渐渐水妍真有了反映,嘴里发出轻轻的喘息声,玉臀微扭,这越发刺激了阿钰,他闭上眼睛将全身所有的力量汇集到腰部,肉体的撞击声如同响雷使山洞都在抖动,忽然,阿钰的肉棒象火山爆 [ 本帖最后由 667ai 于 2010-1-10 20:50 编辑 ]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